影音先锋av电影_影音先锋av看我撸soso_av种子迅雷下载_av电影迅雷下载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zhonghuahunt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十三章 淑女的慾望

时间:2018-05-15 我微微撩开桌布的一角,放眼一望,嘿,果然不错,电视屏幕上有一男一女在激烈的交合。男子粗大的阴茎正耀武扬威的抖动着。
  咦?不是放自拍的旅游录像么?什么时候转成这种图像啦?奇怪的是,黄蕾竟没有出声反对,仍是若无其事的坐在椅子上观看。
  我有点儿明白了,哦,难怪她要在十一点钟才上来找庄玲!有谁能想到这两个淑女竟会偷偷的躲在这里看色情片!
  淫蕩的叫床声在房间里迴响,热血在我的胸腔里沸腾,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……哦,我要强姦你……我要不顾一切的抓住你的腿,撕烂你的短裙,剥下的裤衩,把我的小弟弟捅进你的密穴,插!插!插……
  不,不能这样做,这样冒险太不值得。反正明天她就是我的了……我简直要痛苦的爆炸了,在极度的饥渴中突然灵机一动:嘿嘿,黄蕾虽然不能碰,但不是还有庄玲吗?毫不迟疑的,我一把握住了庄玲那撩人的脚,细细的抚摸起来。她的脚略一挣扎,就不动了。柔嫩滑腻的手感使我慾火更甚,情不自禁的把嘴吻在了脚心上。她立刻就是一阵颤抖。
  我发狂似的吻着庄玲的脚,从脚心,脚趾,脚踝顺势而上,很快把深深的热吻印遍了她的小腿,而我的手也没闲着,同时侵佔了她的温软柔滑的大腿,用力的捏着。她摆动着下肢,想要脱离我的控制。但我的铁腕牢牢擒住她,怎会让她轻易挣脱?过了一会儿,我的胆子更大了,手掌越摸越上,指尖已碰到了短裤的边缘,正欲觅路而进,只听一声含有警告意义的咳嗽响起,庄玲猛的按住了我的手。
  我反手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,感觉到她掌心已紧张的泌出了冷汗。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:庄玲比我更害怕穿帮露馅!我要是被黄蕾发现了,她是无法作出解释的。眼前可是个吃豆腐的大好时机啊,任凭我为所欲为,她肯定不敢剧烈反抗。
  那么,我还客气什么呢?几分钟后,我的右手成功的绕开了敌手的纠缠,顺利的滑进了庄玲的短裤,指尖传来的触感告诉我,里面是一条又窄又薄的亵裤。
  在即将胜利的喜悦下我再接再厉,食中二指向前一伸,戳到了她的两腿之间。
  隔着薄薄的布片,我摸到了那温暖柔软的隆起处,热血「唰」的涌上大脑,在迷迷糊糊的眩晕之中,我似乎触到了一个小小的肉疙瘩,正在微微的蠕动。
  庄玲的双腿立刻痉挚了,臀部不由自主的向上翘起。我的食指好像被一层肉壁紧紧包围住了。而她小半个丰臀,也已落入了我的掌握。
  小弟弟暴涨到了临界点,几乎就要破裤而出。我隐隐听见了庄玲粗重的娇喘声,在我还不大熟练的挑逗下,她又开始有节奏的扭动腰肢,迎合着我的手指。
  我越探越深了……。
  就在这时,原本叫的正起劲的男女交合声嘎然而止。突如其来的安静使我吓了一跳。一呆之下,就听见黄蕾说:「放完了……还……还有吗?」
  从语音听来,黄蕾也已相当动情,我转眼一望,她的双腿正交缠在一起,明显用力的绞着、摩擦着,似乎在椅子上坐不大稳了。
  「完了……哦……完……我,我这就去……去换一片……」庄玲颤抖着嗓子断断续续的说,「喂,我要起来了……嗯,我要去换一片……」
  我醒悟到她这是说给我听的,眼看她慢慢的起立,不得不放开了她。她手扶着桌子站了几秒钟,一扭一扭的走了开去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只听她瓮声瓮气的说道:「黄蕾,片子装好了。你一个人先看着,我去楼下拿些点心饮料,很快就上来。」说完,也不等我作出任何反应,脚步声就踱出了门外。
  「他妈的,这明明是故意在躲避我。」我万想不到庄玲会来这么一招金蝉脱壳,无奈之下只有乾瞪着眼苦笑。那咿咿呀呀的女子发春声又响了,可是我的洩慾对像却无影无蹤了。
  这时候,小弟弟的膨胀已经破了本人的历史记录,几亿精兵的先头部队不受控制的蜂涌而出。我咬着牙,把头埋到了臂弯里,希望能用理智控制住慾念,以免出现泪雨滂沱的大场面。
  稍稍平息了片刻后,当我再度抬起头时,眼前一亮,整个身体都因惊喜而剧震。
  我……我看到了!看到了!
  不知什么时候,黄蕾的双腿竟已张开了,超短裙翻到了上方,裙下的风光一览无余的呈现在我面前。儘管光线不甚明亮,但由于距离的接近,我仍能清晰的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。她那光润丰满的大腿根部包裹着一条纯白色的亵裤,虽然不是镂空花纹的半透明三角裤,可在我眼中看来却是无比的性感,无比的刺激。
  正当我大饱眼福时,黄蕾的手忽地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膝盖,用力的拧着、掐着,似乎在忍受一种痛苦却销魂的煎熬。随着录像里女人嘶叫声的越发高亢,她的手指也越抚越高了,最后终于按在自己的裤头上,小心而又轻柔的压捏着。她……她在自慰!
  原来,不论外表看上去多么高傲冷漠的女孩子,都有基本的生理需求的,都会需要男人温柔的抚摸,和强劲的抽送。
 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,生怕错失了精采的场面。只见那亵裤的中间已是微微的陷了进去,一小滩湿湿的污迹明显的印在纯白色布片上,清晰的现出了两块蚕豆般大小的半月形轮廓。
  呵,这里包裹的就是黄蕾那诱人的神秘地带啊!也将会是我的小弟弟最终停留的快乐家园!我心里千万次的祈祷,盼望她能痛快的把内裤脱下来手淫,让我一睹本校最冷艳的女孩的最淫蕩的一面……她的手缓缓伸进了裤头。「砰、砰、砰……」响雷似的敲门声突然响起,打破了四周的寂静。黄蕾的身子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猛的一颤,几乎同时,一阵强烈的不安感袭上了我的心头。我和她想必都有了同一个念头:敲门的决不是庄玲!庄玲不会这么粗鲁的砸门的!
  「谁,是谁啊?」黄蕾颤抖着问。她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下来,仍在细细的娇喘。
  「阿蕾,是我。你开门啊!」一个浑厚的男中音从门外传来。
  「哦,是,志豪么?有事吗?」黄蕾站起身,忙乱的在桌面上翻弄着什么,说:「我……我睡了,有事明天再说好吗?」
  「我就跟你说两句话,说完就走。」门外的男孩坚持着。拍门的声响更大了。
  「哦,哦,好,我就来!」黄蕾的腿远离了桌子,但却不是朝门的方向走,我心念一转,马上明白了:她要去关录像机!她这样的淑女,平时一定是一副又圣洁又纯情的模样,当然不希望偷看色情片的事在男友面前曝光啦。
 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,房间里还能听到色情片里那位大姐忘情的呻吟。我焦急之下觉得十分奇怪,黄蕾到底在干什么,片子太好看了所以捨不得关么?「喂,黄蕾,快开门啊!喂……」催命似的男音又响起了。我不禁苦笑,刚才是黄蕾站在门外催促庄玲,想不到眼前报应来得快,现在是她自己被人逼到一个万分尴尬的境地了。
  「讨厌了,我不开嘛!有话明天说好啦。不开就不开。」黄蕾半撒娇半认真的说。陈志豪哪里肯听,继续在门外纠缠不休。接着又是好一阵的翻箱倒柜声,我大惑不解:关个录像机嘛,怎么搞的这么大的工程?难道她不知道怎样关机么?突然,我眼前一黑,明亮的灯光竟在一剎那间熄灭了。四周变得黑漆漆的,伸手不见五指。我努力睁大了眼睛,却啥也看不到,那淫蕩的叫床声也彷彿消失在空气中。我不知所措的呆住了。
  停电了吗?我心里刚冒出这个想法就知道不对了。因为灯光马上重新亮了起来,就在同时,门「吱呀」一声打开了,一个男孩的重重的脚步声闯了进来。
  「怎么老是不开门?你究竟在里面干啥?」不消说了,这个小子当然是陈志豪了。他的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和火药味。
  「我还没质问你呢,你倒先怪起我来了!」黄蕾镇定自若,第一句话就反守为攻,「女孩子关着门,当然有……有不方便啦!你干嘛那么激动嘛!」
  陈志豪「哼」了一声,冷冷的说:「有什么不方便,是不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?」
  「你这是什么意思?」黄蕾的语音在颤抖,「什么……不可告人……你,你把话说清楚!」
  「我还说的不够清楚么?」陈志豪像是来吵架一样大着嗓门喊道,「你刚才为什么关着门,你在里面干什么?你……你迟迟不肯开门,是不是在……嘿嘿,在……哼,你自己明白!」
  「陈志豪!」黄蕾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,抽泣着说,「你,你好啊!你无理取闹!我……我犯了什么错啦,你……你要这样子对我……」
  陈志豪冷笑着说:「你真要我说出来?那你我脸上怕都不好看。你可要三思啊!」
  「我问心无愧,有什么好怕的?」黄蕾又羞又怒的哭了,赌气的说,「你说好了,说啊!」
  我蹲坐在桌底下,静听着这对小情人的争吵,也觉得有些奇怪。这小子生什么气呢?难道他发现了黄蕾在看色情片?但也用不着发这么大火啊……突然,只听黄蕾尖叫一声:「你在干什么?」我还没来的及作出任何反应,桌子已经被人掀翻了,接着就觉得衣领一紧,一只铁腕擒拿住了我的脖子,把我拖了出来,暴露在朗朗灯光下。
  黄蕾又发出了惊叫声。我仰面八叉的摔倒在地上,疼痛使我一阵头晕,但我还是勉力睁大双目。从现在这个角度看过去,印入我眼帘的是黄蕾那修长的双腿,以及顶端那纯白纯白的、无比性感的亵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