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音先锋av电影_影音先锋av看我撸soso_av种子迅雷下载_av电影迅雷下载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zhonghuahunt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我和已婚少妇的性事

时间:2018-05-18 我出生在大西南的一个县城里,今年23岁,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读书又不行,所以在我18岁的时候,和村里好多小伙子一样,到广东打工。不过我的糜烂生活不是在广东开始的,而是在我后来回家乡时。她是我三年前在网上认识的,叫周万草。(化名)
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22岁,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,我们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,我才得知她和丈夫没有办手续,只是按照家乡的风俗摆了喜酒。婚后她们先是有了个女儿,后来又生了个男孩,由于她的丈夫嗜赌如命,她和他大吵了一架,她丈夫一怒之下外出打工,家里只剩她。(她的孩子由她妈带着)正因如此,她才能有充足的时间上网,而我才有机会上她。
她是四川人,亲戚在我的家乡那边当老闆,所以她也在我家乡那边工作。当时我在广东打工,一有时间就出来上网,偶然的机会加她为好友,她那时正和老公吵架,心情不好。狼友们都知道,这样的女人最好搞定,特别是年轻的少妇。所以本狼使劲全身解数,终于和她混熟。
那个时候她和她老公已经不经常做那事,这正好给了我机会。慢慢的,我就开始和她聊男女之间的事情,刚开始她还比较害羞,不过毕竟是过来人,没两天就放开了,我们彼此有了好感,她开始叫我老公,而我叫她老婆。我们虽然远隔千山万水,但我们经常通过网络做爱,我会在线和她看A片,然后和她语音。
「你有没有感觉到我的大鸡巴有多长?」
「老公,你的鸡巴好长啊!才插进1/3,人家的小穴都受不了了。」
视频中的她不停的用自己的右手扣小穴,淫水不断的流出来,流到了屁眼那里,这时候她可能是玩上瘾了,居然用右手的食指插小穴,无名指沾淫水插肛门了。
通过耳机,听到她的淫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,你好棒啊……人家……人家的两个洞都被你填满了,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再深点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啊啊啊……要来了……要来了……啊!」
这时就感觉屏幕像是被什么透明的东西盖住了,我知道她高潮了,而且还潮吹了,尚无经验的本狼这是也忍不住了:「老婆,你夹的我好爽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能不能射到你的小穴里?」
「亲老公,你射吧,我给你生个乖宝宝……」
「老婆……我来了……啊……」
双手不停的撸着,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,射在了电脑的显示屏上。
我左右看了看,还好夜深人静,没人注意到我刚才的举动。
通过这次网络性交,我知道她是一个性慾很强的女人,而且高潮还会喷水,还比较容易高潮,自己都能把自己插高潮了。后来我们也在网络上做了几次,感觉不过瘾,所以我就邀请她来广东玩,实际上就是想日她,没想到她欣然接受。几天后,她做飞机来广东,然后转火车到我这里。
我到车站接她,她上身是宽大的T恤,下身穿牛仔裤,脚上是板鞋,和视频里比,她不是很漂亮,但有B不操,大逆不道的道理,我还是懂的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啊!另外听说四川女人床上功夫都很不错,叫床的声音也诱人,最后想想就忍了。
她对我的感觉还不错,出来就抱住我,「老公,人家好想你,你有没有想我?」
「老婆,我当然想你了,不过除了你想我,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我啊?」
她脸红红的说:「有,人家的小穴和菊花都想你……」
接她出车站,我先带她吃饭,我们点了几个菜,没怎么吃,因为我们都无心吃饭,想尽快吃完,以解鸡酸逼痒之苦。吃饭的时候,我隔着衣服摸她的乳房,感觉她的乳房不是很大,属于小家碧玉的那种,刚好符合我的喜好。
她喘着粗气说:「老公,别弄了,人家下面都湿了,难受死了,这里人来人往的,被人看见丢死人了。」
听她说完,我放弃了继续侵犯她的乳房,改为攻击下身,我将手伸进她的牛仔裤,隔着她的纯棉小内裤摸她的小穴,她的内裤有些湿,看来她真的很敏感,容易高潮,摸了一会,她的脸越来越红,气也越来越粗,嘴里还呻吟着: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,我受不了了……老公……你摸到人家的小球了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
这时,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,她的腹部很光滑,阴毛也不是很多,阴户呈馒头型,她的穴口有好多水,黏黏的,我把手拿出来,把沾满淫水的手放到她的嘴边,没想到这个小贱人居然用舌头舔我沾满她淫水的手指,而且是那么的投入和享受,看来还是玩少妇爽啊!
等她舔完,我又把手伸进她的内裤,这次我的目标是她的「小球」,我用食指和拇指不停的搓柔捏掐她的小肉球,时而将中指插入她的肉穴,很快,我就感觉到她全身不停的颤抖,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,我全力攻击她的小肉球,这时的小肉球也变得异常的硬,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,上齿咬着下唇,闭着眼睛享受高潮的到来,嘴里「呜呜」的发着声音。
几秒钟后,一股热流从她的小穴里涌出,虽然不是很多,但我能感觉到她的高潮。高潮后的她还是迷人的,眉头紧皱,双眼紧闭,小脸红红,长髮齐肩。
「都怪你,人家新穿的裤子,都湿了,让别人看到还怎么做人啊!讨厌!」
虽然生气但她还是满脸幸福和享受。
「走,我们找地方休息,顺便让你舒服……哈哈!」
「讨厌,等下你要好好爱人家啊……」
我们在我工作的工厂附近找了一家看着还算乾净的农家旅店,老闆一看来的情侣,就漫天要价,窄小的房间居然要150每天,我咬了咬牙,忍了,能有穴操,150就150了。
进了门,我就把门栓插好,转过身来,我就将她死死的抱住,她的嘴主动过,我和她湿吻起来,我边吻边摸她的乳房,她忘情的呻吟,越来越投入,我把她抱到床上,动作粗鲁的扯她的衣服,没想到她也很狂野的扯我的衣服,眨眼间,地上已经扔满了我们的衣服。我们继续吻着,我开始吻她的耳朵。
听说女人的耳坠最敏感,我岂能放过,然后顺着耳朵吻她的侧面,脖子,顺着向下,吻她的乳房,她的乳头和乳晕的颜色有些深,毕竟生过孩子,不能强求像少女一样。我不断用舌头舔,用牙齿咬来刺激她的乳头。
我的动作可能让她很舒服,她用双手抱着我的头,嘴里轻声的呻吟着:「老公,好老公,好汉子,我好舒服啊……我的小穴有点痒……我快受不了了……」
我放弃乳房,继续向下,轻舔她的小腹,大腿内侧,然后把目标放在了她的小穴上,首先我近距离的观察她的小穴,她的阴核凸出,阴阜微鼓,阴唇很长,阴道是暗红色,闻上去有股腥臊味,这个味道更刺激了我,我伸出舌头,不停的攻击她的阴核,尽我最大的努力将舌头伸进她的阴道,进进出出。
她也由刚开始的呻吟变成了嚎叫:「老公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再深点……用力啊……呜呜!」
她的阴道紧缩,把我的舌头夹的有点痛,我忍住,继续抽插,这时我冒出了想法,悄悄的用手沾了淫水,出其不意的将手指插入她的肛门,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异物直接高潮了,从她的阴道里「井喷」出滚烫的淫水,如尿如液,喷向空中,淋在了我的头上,我也震惊在这壮观的高潮中。
她的嘴里只剩下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声。
十多分钟后,她才从高潮的快乐中走出来:「老公,谢谢你,自从我做爱的那天起,这是我最爽的一次了,我和我男人做,她每次都是草草了事,我从没有过这种快感,谢谢你,老公,我会报答你的……」
「没什么,老婆,只要你快乐,我就很高兴……」
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我靠在床上,她靠在我的肩上,诉说这她的故事,虽然在网上听她说过,但这次她亲口说,我不禁又用心倾听。
她说她和她老公是一个村子的,外出打工时好上了,那个时候她还小,才18岁,什么都不懂,只觉得那个男人还不错,所以就和他同居了,没想到很快发现自己有了孕,她当时还不满结婚的年纪,所以只能回四川老家草草办了。
婚后他老公好吃懒做,嗜赌如命,还经常酗酒打她,有次酗酒后要强行操她,她不肯,又遭到毒打,她那变态的老公居然用两个酒瓶分别插进她的阴道和肛门,当时她痛的要死,但那也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高潮,听到这里,我的鸡巴异常的硬,她也发现了。
这时她扒在我的身上,用手套弄我鸡巴:「老公,谢谢你刚才让我那么快乐,他从来没用嘴舔过我的那里,你不嫌弃我,我也要让你舒服……」
这时,她用嘴套弄我的鸡巴,前所未有的感觉袭击这我的鸡巴,她的口交技术很好,感觉不到一丝的齿感,她时而用舌头舔马眼,时而将鸡巴深入她的喉咙,还不时的用手轻柔我的蛋蛋,真的是爽到家了,她边舔着,边妩媚的看着我,这时我受不了了,快速的把她按在床上,把龟头对準她的阴道口。
「老公,快点,我要老公的鸡巴插到我的小穴里,老公……」
我毫不犹豫的将龟头插入,她叫道:「啊啊……老公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好大啊……小穴快要裂开了……啊……好痛啊……」
听到这里,更刺激了我,我把鸡巴连根插入,她的阴道不是很紧,生过孩子了,又被她老公非人的折磨,不过还是很爽,我们两个同时哼了一声,然后我开始慢慢抽插,她的阴道也开始流出淫水配合我,她嘴里不停的呻吟。
这时的她还是迷人的,杏目紧闭,红唇微启,面如桃花,头髮散乱却很自然,我不禁加快了抽动的速度,这时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,我不停的蹂躏她的乳房和乳头。
「亲老公……亲汉子……亲哥哥……你太会操了……小穴都快被你操爆了……再深点……啊……你顶到花心了……啊……都插到子宫里面去了……啊……我快要死了……我要上天了……呜呜!」
操了一会,我们从刚开始的老汉推车换成了狗爬式,她像只母狗一样趴在床上,我从后面干她。
「母狗,你老公的技术怎么样?干死你,臭贱人,贱母狗……」
「老公,我是你的母狗……是你一辈子的僕人……请主人不要停……狗狗愿意让您操一辈子……您想怎么操奴婢都行……奴婢要一辈子伺候您……啊啊……」
我不停的用右手打她的屁股,每打一下她的屁股,就感觉她的阴道又紧了一些,这时我故伎重演,将沾了淫水的指头插入她的屁眼。她被突如其来的异物弄的很爽,为了阻止异物的进入,她不禁夹紧了阴道和肛门,而这种感觉正是我想要的。
「贱人,我插死你,插死你……」
「主人,奴婢让你插……奴婢情愿死在你的鸡巴下……从今往后奴婢全听您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「臭婊子,除了你老公和我,你还和谁做过?说……」
「没有了……没和别人做过了……」
「我看你是不老实交代,说,到底还和谁做过?」
我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她的屁股上。
她嗷的叫了一声,喘着气说:「主人……别打了……我说……我还和表弟做过……我的第一次是给了表弟……」
听到这意外的消息,我感到震惊的同时,更激起了我性慾,她还有过乱伦的经历,我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又大了些,我不由的加快的动作,她的阴道也在收缩,我知道她要高潮了,可我正在兴头上。
「你这个臭婊子,臭烂屎,竟敢背着我乱伦,我今天要用我的鸡巴伸张正义!」
「老公……我错了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来了……啊……」
她的阴道开始抽缩,一股股阴精打在我的龟头上,我被烫得受不了,加快了速度,睪丸撞击在她的屁股上,发出啪啪的响声。
高潮后的她还没有来得及回味,就被我的力量和速度推到第二次高潮,而我也坚持不住,精液全部射到了她的阴道深处,我们共同到达了高潮。高潮过后的好久,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,静静的,望着屋顶。
「老公,你觉得我是不是真的很下贱,连自己的弟弟都搞。」
「怎么会,孔子曰:食色性也。这是人的本性,再说,古时候这种事情也很正常,秦始皇不是和自己的生母搞吗?还有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不也操过自己的儿媳,这很正常啊!」
「老公,谢谢你的理解。我爱你!」
「老婆,我也爱你!不过我和你表弟比,谁更厉害?」
「实话还是假话?」
「当然是实话了。」
「我觉得都差不过,你们各有所长,年纪也相仿。」
「哦?是吗?有时间要和他切磋一下。」
本来的一句玩笑话,没想到日后竟成为了现实,而且姐夫和小舅子居然同操他的姐姐我的老婆,这时后话,以后会说的。
我们休息了一会,一起洗了鸳鸯浴,过程中自然少不了激情的爱抚,在这过程中,我发现她另外你的一个敏感部位,就是肛门,而我也正在酝酿着对她肛门的侵犯。洗完澡后,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,我们到下面的小饭馆点了些小吃,广东这个省份口味偏淡,不像我们西南喜食辛辣,所以我们吃的都不是很好,草草了事,回房间了。
回到房间,我们看了会电视,看电视时,她不停的挑逗我。
我知道她又想我操她了,但我为了吊她的胃口,故意没理她。
她实在忍不住说:「老公,我想要……」
「哦,你想要什么?我去买给你……」
「我想要你……」
「要我什么?」我笑着问。
「老公,你好坏啊!人家就是想嘛!」
「想要什么?你不说,我怎么知道,你说出来,只要是老公有的,一定会给你。」
「老公,我……我想要你的大鸡巴放到人家的小穴里玩嘛!」
「哦,那你不早说,呵呵。」
我们两人脱掉衣服,开始接吻,这次我们很温柔,我们想慢慢体验这种性福了,我们开始69式,她舔着我的阴茎,我舔着她的小穴,她像在吃棒棒糖,我像在喝蜂蜜,我们都很投入,很享受,我看她淫水流的差不多,就想插入她的小穴,没想到她说。
「老公,你辛苦了,这次你躺着,我在上边来,自己的性福,要自己劳动得到才快乐。」说着,她用手将我的阴茎扶正,对準她的阴道口,缓缓的坐了下来,我们两人都舒服的叫出声来。
我双手抚摸她的乳房,她开始上下起伏,每一次鸡巴的插入,都使得她幸福的呻吟: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我抽出一只手,开始刺激她的阴核,我能感觉到她阴道内的淫水开始猛增,有几次因为她力量过大,鸡巴滑出她的阴道,当她重新把龟头对準阴道,她会一口气猛地坐下去,那种感觉好美,像在飞一样。
已婚的少妇很会掌握节奏,控制快慢,会让你感觉很体贴,她就是这样你个人,在15分钟后,她觉得累了,我们换了个姿势,我说我想玩刺激的,她说怎么玩都依我,我像狗一样让她趴在床上,我在龟头上抹了些她的淫水,然后将龟头对準她的肛门,因为刚才她在我上面,我已经悄悄的为肛交做了準备,所以她的肛门没有太大的牴触,我很轻易就将半个龟头插入她的肛门,她还是挣扎了一下,接受了大龟头的入侵。
慢慢的,我又把半个鸡巴插了进去,这时她开始叫疼,让我别在进入了,性欲沖头的我怎么停止,我休息了几秒钟,又在她肛门附近按摩了一下,减轻了她的疼痛,顺便在鸡巴上又抹了些淫水,我注意到这时她的阴道还在流淌着淫水,就在她以为我会放弃的时候,我突然将鸡巴连根没入她的肛门里,她疼的哭了起来。
我知道,现在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,要趁热打铁,我火速在她的肛门里抽插起来,由于我的鸡巴比较长,可以直接插到她的直肠里,她的后庭比小穴紧多了,可能是平时很少涉及的缘故吧。随着我动作的加快,她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痛苦,肛门渐渐适应后带来的就是快感。
她开始呻吟:「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对……用力……」
她的话给了我鼓舞,我左手打她的屁股,右手伸到他的阴阜,不停揉搓她的阴核,她的叫声越来越大: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你好神勇啊……你今天非把我插死不可……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肛门快要裂了……啊……」
伴随着她的叫声,她的阴道有喷出阴精来,她的高潮来了。
高潮后,我并没有停止动作,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,我继续快速抽插,她在我强烈的攻势下有来了一次高潮。这次高潮后,我将阴茎退出肛门,此时的肛门已经红肿不堪了,我将她放倒在床上,将鸡巴重新插入她的阴道,速度很快。
她大声吼叫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男人……好老公……用你的鸡巴插死我吧……我愿意死在你的鸡巴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飞了……飞了……」
我使出百米短跑的速度,拚命抽插了100多下,最后将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宫内,我们两个筋疲力尽,昏睡过去。
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的10点多,我发现她还在沉睡,这时我轻轻移动,看她的阴道,发现阴阜和阴唇都已红肿,而我也好不到哪里,全身乏力,腰有点酸,这个少妇简直是「搾精机」啊!
我穿上衣服,计划着今天的行程。这时她也醒了,正妩媚的看着我,我对她笑了笑,告诉她今天的行程。穿衣洗漱完毕,我们到下面吃了点东西,毕竟消耗那么大的体力,然后我们到城里逛街。
接下来的四天里,我们形影不离,白天逛街购物,逛公园,晚上我们回到家就疯狂的做爱,到底做了多少次,我们自己也不记得了,只是到最后她阴道肿的路都不好走了,我连起床都困难。
转眼她要回去了,我送她到火车站,她泪眼迷离的看着我,我们在候车室深情相拥,旁若无人的接吻,彷彿她一去就不会有见面的机会,彷彿世界要天崩地裂般。她还是走了,我继续会工厂上班,这期间我工资涨了几次,她在亲戚的公司里也是连升几级,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彼此的思念,还有在网络中做爱,我们比以前更投入,也更有默契。
这样持续了一年多,在这一年多里,我也曾回过老家,她也会来看我,家里妈妈在,姐姐出嫁了,白天妈妈要忙农活,只要妈妈不在家,我们两个都会拚命做爱,我要流乾最后一滴精液,她要淌出最后一滴淫水,床上、窗边、院子里、灶台前都有我们两人爱液的痕迹。我发现她离不开我了,但咱毕竟是狼,吃完这只羊,还会惦记其他的羊啊!
去年入冬,她告诉我说她家亲戚的公司扩大规模,她希望我能去那边工作,工资是我现在的2倍,我觉得还可以,工资高了,又有逼操,何乐不为啊!于是我就返回家乡,到她亲戚的公司,但进了公司,才发现工资并没有她承诺我的那么高,甚至还不如我在广东的工资高,我就藉口学车,让她帮我付了6000多的大货驾驶证报名钱。
虽然工作不成,但操逼依然在进行。她的房间是职工宿舍,整栋楼都是公司的员工住,每晚她高亢的叫声几乎响彻整栋楼,但她是老闆的亲戚,别人也只是在背后议论,不敢当面说,在和她做爱的过程中,我们变换着不同的角色,老师与学生,母与子,父与女,护士和病人,空姐和乘客等等。
由于她们工作性质不同,晚上有时要10点多才能下班,我就去公司接她,有天其他人走的早,就剩她一个人在整理东西,我提议在办公室和她做,她表现的很兴奋,扑上来抱住我,开始吻我,我们敞着门,不停的湿吻,我隔着衣服蹂躏她的乳房,她则隔着裤子弄我的鸡巴。
我见她性起,把她按在办公桌上,她们平时上班要穿工作服,上身是女士黑色西装,下身是黑色短裙,腿上穿黑色丝袜,脚上是高跟鞋,真的很性感,平时看到我都会有性冲动。
她被我按在办公桌上,上衣的钮子被我解开,里面的胸罩被我向上一拉,小巧的乳房顿时展现在我眼前,我用嘴叼住她的乳头,这时她呻吟的叫着:「嗯……别这样……有人上来看见就完了……别这样……」
女人就是这样口是心非,嘴上喊着不要,可她的手却指引我的手摸她的阴部,我将她的裙子上提,隔着黑色丝袜和黑色蕾丝内裤不停的袭击她的阴部。她把手伸进我的内裤,不断套弄我的阴茎,修长的指甲轻刮着我的龟头,我难受的不行。
这时,我将头下移,舌头隔着丝袜和内裤舔她的阴部,我感觉到她的阴道流出了淫水,很腥,也很骚,不过这更加刺激了我,慢慢的,越来越多的淫水流进了我的嘴里,我抬起头,用沾满她淫水的舌头接吻,她疯狂的将我的舌头吸入她的嘴里,她越来越动情,套弄我鸡巴的手也不断加力,我强忍着没有发射,我将她的丝袜扯开,把她的内裤拨到一边,拉开我裤子上的拉链,掏出鸡巴,提枪便刺。
我们俩不约而同的交了一声,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,防止她兴奋的叫声引来巡夜的保安,右手搂住她的腰,左手蹂躏着她的屁股,她的屁股在我的蹂躏下不断扭动,随之而来的是阴道强有力的收缩,我几乎缴械投降,此时我微停了一下,暗自沉住气,採用九浅一深的方式,不断的抽插她的阴道,她阴道内流出的淫水,打湿了她的丝袜、内裤,还有我的裤子,我们俩性器的结合处已变得黏糊。
兴奋中的她不断呻吟:「老公……好刺激啊……好过瘾啊……呜呜……插进子宫里了……用力……再深一点……啊……快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」
「插死你……臭婊子……穿成这样勾引男人……贱人……我今天要用鸡巴惩罚你……」
「啊……我让你惩罚……怎么惩罚都行……只要你别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一会,我感觉到她阴道强烈的收缩,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,我快速的抽插了几下,迅速拔出鸡巴,她嘴里叫着:「啊……我来了……呜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呜……」
她潮吹了,淫液都喷在了我的衣服上,她瞇着眼睛,脸红红的,凌乱的衣服和头髮更加刺激了我,就在她想休息的时候,我又把鸡巴塞进了她的淫穴,双手抱住了她的腿,她险些摔在地上,不明就里的她只得双手牢牢搂住我的脖子,任由我将她托起,此时我的鸡巴不停的在抽插着,她嘴里发出分辨不清的呜呜声。
我知道她们办公楼下边有一个厕所,兴致索然,我抱起她向楼下的厕所走,由于办公楼的灯是声控的,我们一路下楼还是比较亮的,这个过程中我的鸡巴没有离开过她的逼,她逼里的淫水也不断在流,我边抽插边进了男厕所,在一间独立的便池间,我让她靠在墙上,双手托着她的臀部,鸡巴不停地插入她的浪穴,淫水不断流到我的裤子上。
正当我们忘我的做爱时,我突然听到有脚步声,我立刻用嘴堵住了她的嘴,防止她叫出声来,我侧耳倾听是什么声音,过了一会发现有手电筒晃动的亮光,原来是保安巡视发现厕所亮灯,就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,他逐个打开便池间查看,眼看还有一间就到我们这里了,我和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可就在这时,可能是他自己尿急,跑到旁边的小便池撒尿,我们俩鬆了口气,我让插在逼里的鸡巴动了动,她强忍着不发出呻吟声。在外人旁边做爱的刺激,是你想像不到的。
正在这时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那个小便的人竟自言自语起来:「今天万草的穿着还真他妈性感啊!要是能和老子干上一炮,死也值了,老子要隔着内裤和丝袜干她,用绳子把她吊起来干她,把她的逼操烂了……」
我才听出来是人称小猛的保安,这段时间我听说他曾追求过我老婆,想到这里,我更加兴奋,我确认万草也听到了小猛的话,我的鸡巴莫名的变粗变长了,我用力的插了她的淫穴两下。
看着她强忍着不发出声音,我心里爽透了,我把她翻个身,让她面朝墙,从后面用力的干她的逼。这时小猛已经撒完尿了,但他没有走的意思,我竖起耳朵,突然听到了啪啪的响声,不是我们发出的,那,那一定是小猛在打手枪,这下我更兴奋了,一个在外面打手枪,一个在里面操逼,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!
这时更令我吃惊的事情发生了,他打手枪还在叫着我老婆的名字:「万草,万草……我非操死你不可……万草……啊……你夹死我了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我要我的鸡巴永远插在你的逼里……啊……」
在小猛射精的一瞬间,万草的阴道也强烈收缩,她的身体不停的抽搐,我感觉自己的鸡巴像要爆炸一般,突然我觉得自己的龟头被火热的阴精浇烫,我忍无可忍,精液喷射而出,没想到我们三人竟然同时到达高潮。
五分钟后,小猛离开了厕所,脚步声渐渐远去,我和万草瘫了下来,我的鸡巴慢慢滑出她的阴道,随之流出的是精液和阴精混合的液体,流过了她的丝袜和内裤,滴在了我的裤子上。
几天后,轮到她休息,头天晚上她跟我商量:「老公,明天我休息,你又没什么事情,我们去XX市玩好吗?」
XX市我小的时候去过,离我们现在工作生活的城市只有30公里,那个城市盛产有色金属,据说世界产量第二呢!仅次于东南亚的某国。
市中心有个湖,四周全是山,其中最有名的两座山是以男女的生殖器命名的,其中男性生殖器的山,比较秃,没太多植被,就好像男人的生殖器上,没有太多的阴毛;女性生殖器的山,植被茂盛,山间崎岖,人来人往也比较多,那里有公园和动物园,还有索道,就好像女人的生殖器上,阴毛遍布,内部结构複杂、褶皱纵横。
我果断同意前去XX市玩,但我提出玩2天,她欣然答应。她的亲戚刚好在XX市也有企业,部分亲戚都在那里上班,其中就包括她为之付出初夜的表弟----小朝。当晚又是激情无限,就暂且不提。
第二天早上,我们很早就起床,收拾妥当,带好应用之物就出发了,40分锺后,我们到了XX市车站,她的表弟小朝来车站接我们,以前在相片上见过,真人比相片要帅,我和她由于年龄相仿,所以很快打得火热。
出了车站,我们去爬山,还是有些辛苦,毕竟山有点高,我们有说有笑有打有闹,趁着万草不注意,我问起小朝,有没有找女朋友,他说没有,我们为什么,他说不想找,他心里有人了,我出其不意的问了句,是不是你的表姐,他眼神有些害怕,表情僵在那里。
我说:「你姐姐都跟我说了,我不会介意,毕竟你们在先嘛,不过我有个想法,不知道你赞同吗?」
「你说说看。」
「我们这次来,明天才会走,我想我们三个人玩一次,你同意吗?」
小朝听完眼睛睁得很大,一时没反映过来,我有重複了一次,他才缓过神来,过了一会,他小声的对我说:「姐夫,我想了想,就按你说的办,我和姐姐也好久没那个了……」
我对他说:「好,我还没和你姐姐说,我们就这么办……」
我把计划告诉了小朝,他听后点头表示赞同,我们相识一笑,四只眼睛冒出了幽蓝的光,这两天注定不平凡啊!
在山上转了一会,我们坐缆车下来,到山脚下吃了点米粉,我们就回当地公司附近了,在那里找了间小旅馆,好像是在八层楼附近,我装做出去买些零食,让他们两个先上楼玩,其实这是我和小朝事先的计划。我在附近的储藏超市买了些薯片和饮料,又逛了其他几家商舖,然后悠哉悠哉的往旅馆走。
小朝和万草到了房间,万草鞋都没脱就倒在床上,因为走了很长的路,累的没有力气,这时小朝依计行事,坐到万草旁边说:「姐,你今天辛苦了,我帮你按摩按摩吧,就像我们小的时候那样玩。」
「不行,你姐夫随时可能上来,要是让他看见,那怎么办?」
「不会,我刚才听姐夫说他肚子疼,这会估计在厕所呢,没事,我们一会就完了,你也舒服不是吗?」
「那好吧,要快啊!」
「好的。」说完,万草翻个身,背向上趴在床上,小朝双手开始在她的腿上按摩,由小腿向上,揉到大腿,「姐姐,把鞋脱了,我给你按摩脚吧。」
享受着按摩的万草轻轻呻吟了一声,算是同意了,于是小朝脱了她的鞋,在她的脚上不停的捏来捏去,捏了一会,小朝开始按摩她的背部,由于我们事先计划好,所以小朝专门按摩胸罩后面的卡扣处,那里比较硬。
按了一会,万草说:「别按了,那里弄的我不舒服。」
「那就把钮子解开,这样不就行了。」
「别,你姐夫快要回来了……」
「没关係,一会就好了。」不由万草多说,小朝隔着外衣解开了她的胸罩按摩了起来,「姐姐,舒服吧!」
「嗯,是挺舒服的,比小时候强多了,那时候也不分地点,到处乱摸,现在舒服多了,你不会是没事就给别的女人按吧?」
「姐姐,如果我真按摩了别的女人,我就天打雷劈……」
「快别乱说,朝朝毕竟长大了,即便给别的女人按,也是应当的。」
「不,姐姐,从小到大,我的心里就只有你,我不会娶别的女人,我的第一次是姐姐的,我要永远陪着姐姐……」
万草转过身来:「傻弟弟,我们那时还小,不懂事,现在大了,我们不能那样了。」
「可我还是每天都想着姐姐啊!我不能离开姐姐……」
说完,小朝用力的抱住了万草,起初万草挣扎,但后来顺从了,两人毕竟有过实事。小朝开始亲吻万草,将舌头伸进万草的嘴里,寻找着她的舌头,两条舌头缠绕在了一起,小朝的右手伸进衣服里抱着万草,左手伸进衣服里揉搓这她的乳房,不停的刺激着她的乳头。
万草闭着眼睛享受着,嘴里发出呻吟声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小朝解开自己的裤子,用手拉着万草的手,让她摸他的大鸡吧,起初万草只是轻轻碰了一下,后来性起,主动握住小朝的鸡巴不停的套弄起来,小朝也发出呻吟声。
一会小朝说:「姐姐,你今天走了好远的路,小穴髒了,让弟弟的舌头帮你洗洗吧。」
「好啊!等下姐姐来检查,如果你洗得不乾净,『小弟弟』是不能『回家』的啊!」
听完万草的话,小朝开始卖力的舔了起来,万草的小穴也不断地流出淫水。
「啊……朝朝……你舔到姐姐的花心了……姐姐好快乐啊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」
万草一只手按住小朝的头,另一只手不停地套弄他的鸡巴。
「姐姐,朝朝的小弟弟也髒了,姐姐能不能洗洗啊?」
「乖朝朝,姐姐用嘴帮你洗啊!」
「那可要洗乾净啊!如果洗不乾净,等下『小弟弟』』回家『可能会造反啊!」万草将小朝的鸡巴房间嘴里,不停的吸允着,舔着,用嘴唇套弄他龟头的稜角,用舌头舔他的马眼。
「弟弟,姐姐的小穴痒,你帮姐姐止痒吧。」
「好啊,不过要用『小弟弟』了『小弟弟』最解痒了。」
「嗯,那就快啊!姐姐快痒死了。」
小朝将18公分的大鸡吧对準万草的小穴,不停的在门前徘徊。
万草奇痒难耐,只好求饶:「好弟弟,别弄姐姐了,姐姐快受不了了,你赶快放进了吧。」
「把什么放进来啊!姐姐你要说清楚,不然朝朝不知道啊!」小朝一脸坏笑的说。
「我要朝朝的鸡巴……」
「大声点,姐姐,我没听到啊…」
「我要朝朝的……大鸡巴……操……操姐姐的……小淫穴……」
「哎,这就对了,朝朝这就帮姐姐解痒……」
说完,小朝将龟头对準万草的小穴,气运丹田,猛刺了进取……
「啊……朝朝好坏啊……把姐姐的子宫都要戳穿了……啊……姐姐差点死掉……」
「好姐姐,性福还在后面呢!」说完小朝的鸡巴开始动了起来,九浅一深是任何女人都惧怕的,万草也不例外,才5分钟,万草的阴道强烈的收缩,小朝快速插了几下,迅速拔出,万草阴道内喷出强烈的阴精,「啊……我死了……这次真的死了……呜……我被朝朝弄死了……啊……」
小朝继续把坚硬的鸡巴插入阴道干了起来。
我在外面又转了一会,感觉时间差不过了,我回到旅馆,跟前台要了备用钥匙,悄悄上楼,把房门打开个小缝,屋里的两人正在翻云覆雨,没有注意到此时的门已经打开,门外站着个人。我见时机成熟,迅速闪身进屋,轻轻关上房门,他们还是没有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。
我看着他们,压低自己的声音:「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?啊?!」
我的声音彷彿晴天霹雳,他们两人都被吓住了,小朝没想到我来的这么突然,我当时只是跟他说我要拍两张照片留作纪念,万草可能是忘了我的存在,我突然的出现,吓得她潮吹了,她的淫液不停的在喷射,床单全部都湿掉了。
场面太淫乱了,我强忍着涌上的性慾:「你们也太目中无人了吧,我才去买点吃的东西,你们居然……」
「老公,你别生气,我们……我们只是……头脑发昏……」
我装出怒不可赦的样子,愤怒的冲到床上,迅速的脱着自己的衣服骂道:「你这个贱人,我才不在一会,你居然和自己的表弟操上了,你不是逼痒吗?我今天就操死你。」说完,我扯下内裤,将早已肿胀的鸡巴对準她的淫穴,奋力的插了进去……
她果然是个蕩妇,此情此景居然还不忘呻吟的叫道:「老公……啊……你好棒啊啊啊啊……你的鸡巴像根木棒……人家的小穴快要裂了……公……轻点……」
激情的场面刺激了我的性慾,我一口气怒操了她200多下,她几乎晕厥,她的淫水不断溢出,我向旁边看傻了的小朝使了个眼色,小朝明白后,迅速加入战局,他开始袭击她的乳房,拉扯乳头。
万草叫道:「啊……老公……朝朝……你们太坏了……一起算计我……欺负我……啊……我今天给你们来个淫水沖庙-----不是一家人……啊……我的小穴开花了……」
我换了个姿势,躺在床上,让虚脱的万草骑在我的身上,露出肛门给小朝,小朝明白我的用意,沾了些淫水在鸡巴上,对準万草的肛门,一用力,大龟头刺进了肛门!
几近昏迷的万草那里禁得起这双管齐下啊!突然瞪大了眼睛,表情痛苦的叫道:「啊……两个冤家……你们一起操我……我活不了了……啊……我的两个洞都不能要了……啊……」
万草的叫声犹如杀猪叫,雄厚有力,深深的刺激了我们,我们迅速的抽插,此后,万草像是死了一样,悄无声息了,已经疯狂的我们,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拚命的抽插着,这期间,我和小朝互换了一下位置,我插肛门,他插浪穴,她浪穴和肛门不停的分泌着淫水,我们的阴毛上沾满了粘乎乎的液体,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的的了。
就这样,我们又操了10多分钟,我加快了速度,我发现小朝也临近边缘,我狠狠的插了20下,将精液射在了万草的直肠里,与此同时,小朝拔出鸡巴,将精液射在了万草的脸上,万草前后来了5次高潮,所以到最后,她只是身体颤抖了一阵。
我们三人赤身裸体的在床上躺着,不知不觉过了好久,当我睁开眼时,天已经黑了,我看了看时间,7点半了,我叫醒他们两人,我们都没有说话,默默的穿好衣服,到下面吃了点东西。
吃完后,小朝要回去,我让他在上去坐一下,他没有拒绝。
我们三人又回到房间。
这次我先开口:「事情已经发生了,大家不要板着脸嘛,其实也没什么,小朝和你不是第一次,我和你也不是第一次,只不过三个人一起做是第一次,这有什么嘛,都这个年代了,我们思想应该开放些,我们都是80末90初,要与时俱进啊!」
听了我的话,他们二人的表情放鬆了许多。
我接着说:「今天的这件事情,天知地知,我们三人知道,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,你们懂吗?」
他们二人点头。
「不过万事都是无到有,一到二,二到四,到无数的过程,我希望我们以后可以多一点这样的经历,不是很好吗?与其不带任何工具到深山里去冒险,殊不知我们这种经历却比那些强上千万倍。」
气氛总算恢复了些,我们聊了一会,小朝要回去,我和万草都挽留他,最终由万草给小朝的父母打电话,说我们三个通宵斗地主,由于是亲戚,小朝父母不疑有他,就同意了。当晚我们三人一起洗了鸳鸯浴,同赴巫山雨云,不亦乐乎。具体细节就不说了,供广大狼友淫想。
第二天中午我们吃过午饭,依依不捨的惜别,临别时我和万草真诚的邀请小朝有时间来XX玩,小朝欣然接受。
回到XX的几个月里,我们依然过着糜烂的生活。宿舍的走廊里、楼顶的平台上、公园里、公共卫生间里、长途客车上、餐厅的包房里、广场上,都有我们做爱的痕迹。
直到有天,万草跟我说她怀孕了,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了,作为狼,怎么允许有性福的累赘呢!而且她一再逼我和她结婚。
起初我以为她是二个孩子的妈妈,应该做了绝育或者上了环,没想到她没有做,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要生下这个孩子。好在她当老闆的亲戚坚决要她打掉那个孩子,而我也刚好借此脱身,谎称她不珍惜我们爱的结晶,断然提出分手。
其实我这段时间在网上认识了别的女人,而且我们私下还见过面,我觉得此女比万草更胜,所以赶快把万草甩掉。
她很捨不得我,给我写了很多信,发了很多短信,在扣扣上留言,我都没回过,因为我确实玩腻了。这就是我和少妇周万草的性事,我还会遇到更多的女人,以后再和狼友们分享。